服務熱線 4006-855-333

福建寧德反貪局“錄音風波”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

福建寧德反貪局“錄音風波”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_新聞中心_領旗錄音電話

原創 華夏時報 2019-01-26 14:37:27
福建寧德反貪局“錄音風波”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

本文轉載自中國經營報,作者晏耀斌。原文標題《福建寧德反貪局“錄音風波”》

投訴4個月后,林小華等來了福建省寧德市檢察院干部督導處處長楊麗。2017年11月28日,楊麗當面向林小華通報了對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等四人的處理決定,“因違反政治紀律發表不當言論”,“違規接受請吃、車輛服務”,陸寧福和檢察人員吳成鈿被責令辭職,而檢察人員吳旭玲和劉經斌則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上述被處理的四人,曾同屬一個專案組成員——負責調查林小華的哥哥林小楠受賄案,林小華則是“配合調查人員”。今年42歲的林小華,是外企高管。兄長林小楠,曾擔任寧德市下轄的福安市市長。2016年9月5日,林小楠因涉嫌受賄764萬元“接受組織審查”。此后,林小華被要求配合調查。

林小華告訴《等深線》記者,在配合調查期間,他曾被陸寧福等專案組人員要求交代764萬元“賄款”中670萬元的去向,并被要求“退贓”。按照專案組人員的說法,林小楠曾交代,其將670萬元交由林小華保管,94萬元交給了妻子周東勝。

林小華否認這一情況。但陸寧福等專案組人員向其“施壓”,并細致“指導”林小華按照專案組定好的內容,錄制證言和固定證據,其間包括具體的錢款去向、用途等。但林小華告訴《等深線》記者,由于他多年來保持刷卡消費和保留票據的習慣,因此最終賄款去向、用途等,未能如專案組人員要求“坐實”。

不過,“壓力”之下,林小華還是在雙規點臨時籌集資金,以“退贓”的方式,將指控林小楠的764萬元賄金,通過網銀匯入寧德市紀委設立在中國銀行的賬戶。

這一切,均被林小華錄音取證。最終,這份長達2321分鐘的錄音,在林小楠一審庭前會議上,被提交給寧德市檢察院和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陸寧福等四人由此受到處罰,“燈下黑”由此被揭開。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定不移地推進全面從嚴治黨,重拳懲貪反腐,嚴明紀律管黨治黨,取得了重大歷史性成就。其中黨內制度建設“把監督執紀權力關進制度籠子”,旨在“防燈下黑,確保自身硬”。十八大以來,到2017年初,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共談話函詢5800人次、組織處理2500人、處分7900人,這顯示了中央紀委不回避問題、清理門戶的堅定決心。

2018年2月1日,林小楠受賄案在寧德中院第一次公開開庭,因為錄音曝光而擱置。時隔9個月后,11月14日林小楠被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林小華的“轉賬”則以“扣押的贓款”予以追繳。

協助調查

“對于整個事情,你的身份,可以上升一格,還可以再上升一格,從一個公民‘上升’到犯罪嫌疑人,再從一個犯罪嫌疑人,定性為罪犯。”

2016年9月5日,寧德福安市原市長林小楠被帶走審查,以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等多部門人員組成的專案組負責查辦林小楠案件。

2016年11月15日,專案組成員之一趙男通知林小華協助調查。林小華隨即從北京趕至對方指定地點。林小華告訴《等深線》記者,自己于2016年11月21日11點55分,付費住進了福州鼓樓區梅峰路龍峰賓館6210房間。

就在這個房間,林小華開始了“協助調查”,參加對林小華詢問的人員,以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等組成的專案組成員,分成不同批次出現在6210房間,以及后來更換的其他地點。

趙男告訴林小華,林小楠被查受賄764萬元,并已經交代其中670萬元寄存于林小華處。對此,林小華感到相當震驚,他堅決否認幫林小楠保存贓款一事。自2016年11月21日12點33分始至25日下午4點,雙方進行了調查對話,其間多次更換地點。

心思細密的林小華在進入房間后,即偷偷打開了一臺備用手機的錄音功能。事后,林小華告訴《等深線》記者,辦案過程中,辦案人員并沒有對這場對話進行錄音或者錄像。事后趙男在接受《等深線》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我不知道,你不需要問我。”

林小華保留的錄音中,一位專案組領導向林小華表示:“你哥既然已經認了,說有這么多錢,收了這么多錢,那這個錢的去向肯定要講清楚啊。”林小華在接受詢問時反復表示:“有做過的事情一定是有,沒有的事情就是沒有。我從來沒和林小楠做過一筆生意,也沒有通過他賺過一分錢,更沒有拿到林小楠給的一分錢。”

领旗录音电话 專案組成員繼續“勸導”林小華:“作為兄弟,你幫他把這事情扛下來,我們不會追究你。退一萬步講,你哥比如說都花掉了,那現在要你退,也只有你有實力,那你作為兄弟,那你是不是應該幫他退下啊。”否則,“你也要陷進去,我們又要上去整死你哥,準備判他十七、十八年”。

在這一勸說無效后,另一位專案組領導向其做工作。他明確告訴林小華:“不管你企業做得多大,你個人能力有多強,假如你不配合清楚,你哥哥得不了好,你也得不了好。我希望你以你哥哥的角度出發,從你自身的角度出發,認認真真地把這件事情搞清楚。”

领旗录音电话 有專案組成員在旁邊則講道:“他(指林小楠)說錢在你這兒,責任就在你這邊,對于整個事情,你的身份,可以上升一格,還可以再上升一格,從一個公民‘上升’到犯罪嫌疑人,再從一個犯罪嫌疑人,定性為罪犯。”

自當天12點33分到夜里20點26分,在龍峰賓館6210房間,整個7小時53分鐘的錄音中,雙方就670萬元展開了“車轱轆”式對話,專案組要林小華承認,林小華堅決否認并請求調查:“不是這個事實,我怎么去認這個東西。如果林小楠貪污受賄是事實,弄一個窟窿,然后我們兄弟姐妹要給他退贓,我砸鍋賣鐵都會給他退。”

當日20點26分,專案組發現林小華身上另外一部手機后,收走并關機,林小華保存的2321分鐘錄音中,出現唯一一次中斷。林小華向《等深線》記者回憶稱,當天夜里,他曾被“特別對待”,并稱愿用生命來擔保陳述的“真實性”。

原專案組成員之一、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在接受《等深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組織已經做出處理,我不想再多說。”

11月23日,一封林小楠親筆信由專案組轉交至林小華手中:“弟,讓你受委屈了,這是我向組織爭取到的唯一一次寬大處理的機會,你一定要積極配合組織的調查工作……一切困難都會過去的,多保重。”

11月24日下午,林小華被帶到寧德市霞浦市檢察院辦公室錄口供,承認在其哥哥林小楠的福安市委住處,分五次通過五個水果箱將現金670萬元帶回廈門由自己保管。11月25日9點26分,林小華在寧德霞浦市黨校一辦案點通過網銀分兩次向辦案機關的中國銀行賬戶轉賬764萬元,這其中包括專案組所說林小楠交給其妻子周東勝的94萬元。

當天下午4點,林小華在“編造”完670萬元贓款去向后,走出了專案組。“如果兩天之后你還不開口配合,寧德市公安局馬上對你進行立案,指定地點居住,繼續把你關在霞浦!”林小華后來在配合取證中,陸寧福這樣告訴他。

贓款去向

“法律都是書面上的東西,受賄兩三千萬元也不立案的都有!什么叫公正!很多東西都是相對的。很多東西不是我們這些走程序的人能左右的,而且還要盡量地順著領導的意思來做!”

在林小華“退贓”之后,對于其中670萬元“賄款”去向證據的固定工作,仍然由專案組成員、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等人承擔。

錄音顯示,林小華在協助調查時,交代760萬元被用于如下方面:200萬元中的150萬元借給了朋友包某,其余50萬元用于北京房子裝修和家具購買;120萬元中的90萬元用于廈門房子裝修和家具購買,30萬元用于家庭開支;100萬元用于購買上世紀80年代鐵蓋茅臺36瓶和相關茅臺酒;100萬元用于購買茅臺年份酒50瓶;150萬元中的50萬元用于購買建行黃金,100萬元用于生活開支。

陸寧福等人則需要依據這個口供來完善資金去向證據。林小華告訴《等深線》記者,自2016年12月1日到2017年3月1日期間,基于退贓可以減刑的共識,他“配合”了陸寧福等人在福州、寧德等地“落實”賄款去向的“證據”。

领旗录音电话 錄音顯示,陸寧福曾稱:“林小楠為什么不講錢在你大哥那兒,因為你大哥沒有錢。你有這個經濟基礎,他知道你有這個條件,叫你認掉。如果要減刑,你一定要退贓。”

據林小華介紹,大哥是農民,大姐在老家屏南(記者注:寧德下轄縣,林小楠老家)當裁縫,二姐在天津從事化工貿易,三姐在老家屏南從事保險,林小楠排行第四,林小華排行第六。相比之下,林小楠和林小華二人一官一商,是林家的驕傲。

林小華告訴記者,自己長期有刷卡消費和保存消費票據的習慣,要完善670萬元去向的證據,變得異常困難。“這個習慣救了我的命。”林小華表示,為了走出配合調查的地點,我不得不編造了670萬元去向。“可是他們根本沒有認真調查這些去向的真假。”

由于建行金塊都有編號和購買記錄,陸寧福提出了很多辦法來彌補雙規點的漏洞。“黃金有沒有辦法弄些小金店,沒有標記的?可以去黑市買嗎?你回屏南借黃金的話,我看是不是照片就在屏南拍,筆錄在廈門拍就可以了。地點不要寫屏南就可以了,到時放在你家,保險柜門打開拍一張,取出來再拍一張就可以了。”

錄音之中,在提到林小華的朋友包某不愿意作證曾向林小華借款150萬元之時,陸寧福這樣建議:“如果有顧慮,你可以事先寫個收條給他,‘今天向包某收回150萬元借款’,他就沒有顧慮了。” 不過,最終林小華的這位朋友仍不愿意出面作偽證,陸寧福在錄音中說:“王八蛋,之前說好幫忙,現在又反悔,不想幫忙就早說,明天上午10點沒來找我,我就網上通緝他。”

憤怒之下,陸寧福安排吳成鈿對包某手機進行定位,在其手下撲空后,陸寧福于深夜沖進包某家里對包某的妻兒進行威脅,要求包某出來配合。“這事很簡單,讓他出來配合一下就可以了……不聯系我,我會抓他!”

领旗录音电话 錄音中,林小華表示:“因為不是親人,叫人家作偽證,對方很顧慮!”專案組成員之一、寧德市檢察院干部吳成鈿表示:“換成我也是一樣,不是過命的交情誰會幫你做這事!”

包某接受《等深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當時林小華說配合專案組作偽證時,由于他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我表示考慮考慮。“最后我擔心承擔法律責任,還是拒絕了他們,陸寧福就闖進我家來。”

考慮到將來要面對公訴人員的提問,“證據打磨”成了重點,但卻反復出現問題。由于拼湊670萬元的細節落實與原計劃并不一致,相關證據要反復錄制修改,這令陸寧福也感到惱火:“所以每次調整我都要錄一次!這不搞死我了,好麻煩!就比如說今天這樣子,按這樣子做了筆錄,到時候你黃金準備不來,那我就麻煩了。”

陸寧福邊做邊埋怨:“趙男很傻!如果是我,我會讓你說,你生意做這么大,在家放二三百萬元現金很正常,這樣我們做起來不就省事了嘛!”

趙男,專案組成員之一。按照林小華的陳述,在離開辦案點之前,趙男要求他,替林小楠保管的所有錢,都必須說是用現金花出去了,不得說用于買房、買股票、投資公司。“所以,我就編造了670萬元資金使用去向。”林小華說。

陸寧福認為趙男的工作讓他們傷透了腦筋。在錄音中,陸寧福曾問林小華:“你都沒有養個情婦包個二奶之類?這個開支大,錢的去向就好說了。”林小華則回答:“我和我哥一樣,都沒有這些東西。”隨后,陸寧福也承認,林小楠的確不是那樣的人。

考慮到案卷存檔需要,錄音中多次明確顯示,陸寧福等人每次做完筆錄,都要求林小華把簽字時間前移至他在辦案點的時間,即2016年11月24日。

不過,林小楠妻子周東勝對專案組的工作表示不解。她接受《等深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直到林小楠案進入訴訟期,也沒有任何人來了解林小楠交給我94萬元受賄款一事。”身患癌癥的她,曾向法院等有關部門申報了家庭所有財產和收入情況,以證清白。

领旗录音电话 遭受調查的壓力和家人的責難,讓林小華一度精神崩潰。記者了解到,陸寧福曾多次在看守所,讓林小楠與林小華通電話,以穩定后者的情緒。

陸寧福也勸說林小華:“法律都是書面上的東西。在我手上辦過無數的案件,受賄兩三千萬元也不立案的都有!什么叫公正!很多東西都是相對的。很多東西不是我們這些走程序的人能左右的,而且還要盡量地順著領導的意思來做!林小楠的案件最終結果是可以預見的,是不可改變的。”

在錄音當中,專案組成員吳成鈿表示同情:“陸老師(指陸寧福)為了你這份筆錄也是窮盡一切辦法了!其實我早知道今天是這種結果,換了是我,你叫我來配合作偽證,我也不會干的。如果事是真實的話,人家做得到的肯定會做到。如果是真實的情況,人家會配合的!”

“說難聽一點,這個叫偽證啊,這在浪費國家正常資源。”陸寧福在辦案中發出如此感慨。

錄音曝光

“先把幾個老板的行賄口供做好,叫你哥認。你哥沒辦法就認了。后來你哥心里過不去,心里很難受,就又不認。后來手段比較猛吧,你哥就沒辦法又認了。”

2016年12月5日,林小楠案移交給寧德市檢察院,林小華感覺自己就是一個“提線木偶”。

领旗录音电话 錄音顯示,陸寧福曾向林小華極力推薦本地一位毛姓律師,費用50萬元,理由是毛律師在當地司法系統有一定人脈,如果林小楠的案子有立功減刑的證據,那么毛律師可以將這個立功信息帶給庭審,法院有可能采信。

記者了解到,這位毛律師的確曾長期在寧德公安系統任職,2012年1月轉行從事律師職業。根據規定,林小楠方可以聘請不超過兩位律師為自己辯護。彼時,林小楠的妻子周東勝準備請兩位北京的律師,其中一位則是北京地石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謝望原。

陸寧福極力反對。他判斷北京的律師如果提供有關立功信息,這些信息被當地法院采信的可能性極小。“你叫你家人做你嫂子的工作,要不然到時候把你哥搞死!”陸寧福說。

最終林小華尊重了周東勝的決定。2017年6月2日,寧德市檢察院向寧德市中院對林小楠提起公訴。指控林小楠利用職務之便收受13家企業或個人賄賂733萬元,這個金額相比之前查處的764萬元,少了31萬元。

7月25日第一次庭前會議,謝望原律師作為林小楠辯護人,將林小華的錄音,連同陸寧福等人在辦案期間共計花銷林小華8萬余元證據,一起提交給檢察院和法院。

2017年11月28日,寧德市檢察院干部督導處處長楊麗向林小華等人宣布對陸寧福等人的處理決定,并將這一事件定性為“違反政治紀律發表不當言論,并違規接受請吃、車輛服務”,但沒有提及“偽證”。為此,陸寧福等人或被責令辭職或被黨內警告。

在第二次庭前會時,寧德市檢察院公訴人員主動撤回了林小華的相關證言,并要求退回補充偵查,一審因此兩次延期。

2018年2月1日,林小楠受賄案在寧德中院第一次公開開庭,林小楠在法庭上則全盤否認了受賄事實,案件延期審理。

這讓專案組措手不及。開庭前,又有三個證人向寧德市檢察院出具證明指控“被逼承認行賄”。在辦案中,陸寧福曾表示,那些行賄人都是有身家資產的人,哪個敢翻供!

曾全程參與林小楠案件的陸寧福,在向林小華落實受賄款去向證據中有過這樣的表示:“(辦案人員)先把幾個老板的行賄口供做好,叫你哥認。你哥沒辦法就認了。后來你哥心里過不去,心里很難受,就又不認。后來(辦案人員)手段比較猛吧,你哥就沒辦法又認了。包括我們檢察院接手,他還是有想法說實話,但是和我們講到一半的時候,(辦案人員)又下來‘干’他。”

不得已,案件審理一再延期,林小楠被采取措施兩年后的2018年11月8日,寧德中院再次開庭。

陸寧福曾在“審訊”中表示:“如果十幾年前,知道現在要辦小楠這個案件,我寧可不學法律!因為這觸及到我心里的底線。”而對陸寧福等人宣布處理決定的寧德市檢察院干部督導處處長楊麗,在聽完《等深線》記者采訪意圖后則直接表示“拒絕”并掛斷了電話。

林小楠案件錄音的曝光,給福建官場帶來極大震動。這起“燈下黑”事件,目前以陸寧福等人被查告一段落,而林小楠案件的審理卻是一波三折,一審判決后林小楠提出了上訴。

責任編輯:呂方銳 主編:夏申茶

上一篇:我不是貪官”:寧德反貪錄音風暴|非虛構(30000字) 下一篇:“有毒”的小罐茶,是國民智商的紅燈
新聞中心
“有毒”的小罐茶,是國民智商的紅燈
福建寧德反貪局“錄音風波”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
我不是貪官”:寧德反貪錄音風暴|非虛構(30000字)
電話錄音,可以作為法律證據嗎?
如何制作有效的證據之錄音證據
女子買一份保險變兩份,保險揚言有錄音,想取錢就等你女兒六十歲
女子為女兒買過一份保險,20歲可取后又變60,保險:有電話錄音!
買了這份保險,這輩子有用不完的錢?“太平洋”拿出一段錄音
山東一男子打電話辱罵干警 法院:拘留15天罰3萬
招商銀行遵義分行未對理財產品銷售過程進行錄音錄像被罰20萬元
行業定制開發解決方案
公安系統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監獄管理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電力調度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武警軍隊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金融理財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電子商務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證券服務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航運調度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稅務監督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保險行業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
銷售服務中心
全國統一銷售熱線:
4006-855-333
下班及節假日業務咨詢熱線:
15011153185 (倪小姐)
18210057629 (屈小姐)
13581829597 (李小姐)
18510146158 (于小姐)
15321719818(李小姐)
15110089706 (何小姐)
技術服務中心
全國統一技術熱線:
4008-158-111
7X24小時技術服務熱線:
18310479300(楊先生)
15811191381(田先生)
15901455758(張先生)
13522882101(商先生)
13522649022(陳先生)
18201150332(翟先生)
技術監督電話
13521701318(趙工)
關于我們
QQ技術支持
陳工程師
商工程師
田工程師
張工程師
楊工程師
翟工程師